是的~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




身為東X法律系的一員

為了本系的未來

衝鋒陷陣

戰到最前線啦!





關鍵的一役

是這樣開始的




在管二的教室裡

正當那位直說以平常心看待的秀芬姊

緊張的以飛快的速度

加上極大呼吸聲上著課時


一位長相福態的助教或研究生之類的

出現在教室前門

說著要宣佈(系所評鑑晤談的名單)



老實說~我很老神在在

怎麼可能這麼倒楣嘛~班上60幾個ㄟ~


接著開始點名了(為保護當事人~以下不公佈姓名而以地區代表名義為之)



首先宜蘭人沒來ㄟ...

下一個

苗栗人

再下一個

花蓮人

再下一個

台中人



馬的...再來竟然聽到我本人的名字ㄟ......晴天霹靂阿

我還在思考我中午要吃什麼ㄟ

這下連睡午覺都不用了!



喔~然後最後高雄人也中標!恭喜恭喜~




拿著那張精美書籤背著所謂系所核心

但是真的太瞎..決定放手一搏

頂多戰死沙場

沒什麼!




隨著鐘聲響起

拖著那沈重的步伐

來到本系所最高級的教室兼實習法庭----波錠廳


簽個到~領了個精美餐盒


xxx~也太養生

通通都是五穀雜糧類的麵包

給我滷肉飯還比較容易下嚥



隨著人數到齊了

赫然發現

全三年級只有我們五個被抽到ㄟ

還是一對一跟教授閒扯但.......gosh!!




接著枯等了超級久

聊著大家期中考要考幾科

p.s我9科....


然後說著某某老師有多爛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過去.....





突然~

戰鼓響起



第一批菜鳥們~殺吧......................


沒過多久

一個活口回來


我就被派上前線了




預備區等待時

學長開始戰前分析

敵軍是政x大學的法律系教授主攻親屬繼承


戰略就是~沒有戰略

昧著良心說話就對了




ㄎㄡ   ㄎㄡ    ㄎㄡ


敵軍開口說了請進

非常矯情有禮的我

彎著腰說老師好~~~~~~



交談正式展開

林老師說"大三了阿~應該對學校還有法律系很熟了吧"

點頭如搗蒜的我說"嗯嗯~還可以"


接著問說民總刑總憲法物權是誰敎的

以上這些~師資可說是無懈可擊



但他又問了:親屬繼承是只有xxx老師在敎嗎?

我答:是的

他問;那學習情況還可以嗎?

帶著猶豫神情的我答:恩~~~~~~~~~~~還....可以





又問到民訴刑訴

是能說什麼~

都新來的

教學經驗超少的

只能回答說教學很有熱忱囉..





然後也有提到曾台大被挖角的事情

唉.....原來它名聲遠播啊


連林老師都說他很強..




於是我便順水推舟

不斷強調系上老師很努力(當然會有老鼠屎)

學生也很認真向上(我承認只有某部份)

但是學校給的資源經費過少

以致好老師都留不住爾爾...



我想林老師看到我們的系館

不用問我也該知道我們現實上的窘境



之後又聊了未來生涯規劃

林老師人很好給了很多建議

他也show off了今年律師的考題繼承那一題是他出的

叫我回去寫寫看....

以我那薄弱的實力~最好是會寫!!






ㄎ一ㄚㄌㄚ






隨著隔壁戰場的開門聲


終止了這段談話












幸運和倒楣的認知


其實就那麼一線之隔..















算是打了漂亮的一戰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ise 的頭像
Elise

Elise's Blog Life

El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