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好像發生很多事情

但我從來沒有輕易掉過一滴眼淚


(看電視.電影掉的眼淚不算....)


最多也只是嘴巴說說想大哭之類的




但今天跟阿母講電話講到一半再也受不了就潰堤了..

長皰疹就算了、做白工當爛好人就算了

現在連睡覺的地方都不得安寧

我只能說老天爺也太折磨我了


一堆無意義的考試已經把我弄的頭昏眼花

現在想好好睡上一覺都變成一種奢侈

是不是睡眠品質差的人

就該活該倒楣被那麼一點聲響

吵的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然後還被灌輸一套山上理論

去你媽的蟲叫聲



我承認我真的越來越沒品

但當你成天碰到一堆鳥事的時候

最好有那種能耐可以忍住不罵聲"幹"



我從來不願意當個自私的人

但在過去這幾年讓我學會保護自己

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

也請別再奢望我是那個照顧型的好人

我能做的也僅此而已

再多的好言悅色都是屁!


El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