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

就常自以為口才不錯

也因為學校人少的關係


有事沒事就出去比個朗讀、演講之類的國語文競賽


老實說對於在大家面前發表長篇大論還真不是陌生的事


但偏偏「緊張」這兩個字還真從來沒有離開過我


還記得有一次是比全鄉的河洛話
比賽


我也不懂幹麻要說河洛話ㄟ其實


反正就是台語演講比賽



當初的題目是「我的阿



回憶當時比賽情形


一開始還算進入狀況


到了中斷提到阿公的嗜好是吹鼓吹(嗩吶的意思)


「鼓吹.......鼓吹.....」


就這樣鬼打牆忘詞了


名次也「


當時帶隊老師臉色頗難看......







之後到了國高中人才濟濟


漸漸的這種場合不再出現我的身影


直到大學推甄的時候...


學校舉辦模擬面試..我安排被國文科
白魔女面試


想當然爾也沒啥好下場


其他老師超讚賞我的..說什麼我會上之類的


就他一個人冷眼相待、潑我冷水....雖然他預測的滿準的但還是覺得不太甘心!




正式的面試就是中正那次啦


五位女老師對我一個= =


只能說我當初挖洞給自己跳


沒事去提到蘇建和的事件


某位老師竟然也無理的要求我做有罪無罪的認定


如果我這麼強..幹麼還唸法律系阿


結論當然是我沒上..不然我人怎麼會在東海



但其實說實在的主因還是筆試成績啦

面試都嘛裝模作樣一下


除非你有驚為天人的口才表現


不然誰願意甘冒風險錄取一個級分連58都不到的學生阿...嘖!


算我認了..





至於上大學後最近一次的面試


就是教學評鑑得時候啦


一對一....滿刺激的


是政大的親屬繼承老師


雖然他一直鼓勵我..說以這樣的成績國考沒問題之類的話


不過我很想跟他說...校內成績這種東西是一種錯誤的迷思阿~老頭兒...





前面扯一堆有的沒的


再來才是逼迫我寫這篇網誌的動機和重點


該死的蟹老闆債各期中考之無理取鬧之瞎七瞎八口試


不是我愛抱怨...連李成在外頭遇到我們都說要罵蟹老闆了ㄟ


我昨天考民訴刑訴在附加個生命


一天考試結束也差不多晚上七、八點了


今天一早還得爬起來排練一下那該死的12題


不過比起其他人


我抽到的題目還算幸運...是勞務契約的特性...


一進去向兩位老師問個好


闡述過程中其實我都寫在草稿上了


然後因為實在很不爽蟹老闆..所以我大部分時間都瞪著他眼睛看


受不了快嘔吐的時候再轉個頭看美女老師養眼一下


題目整個順到不行..順到講太快了...三分鐘都不到就結束了


不小心又忘了個洞給自己跳


明明題目是勞務契約我卻要附加回答另一題僱佣契約和委任契約的差異


還好當初我有準備到這一題


直接從必要之點出手囉...非僱傭契約的必要之點就把他大膽放心的歸入委任契約吧~喔耶!


美女老師不但點頭還說了兩字:
很好!


欠揍的蟹老闆不懷好意的伸出他的邪惡的蟹螯


出招:「恰恰為兄弟象打球..試說明其為僱傭契約或委任契約..區分標準為何」



我是個有氣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女孩兒..這眾所皆知


但請容忍我罵一下





ㄍㄢˋ



會不會太超過...


我這樣也回答太多延伸問題了吧


好...於是我大概推論說僱傭契約主要目的僅是單純提供勞務


打棒球雖然看似僅是在提供勞務

但依我看來他從屬性並沒有如一般僱傭契約的當事人那般高

而應認為是委任契約


好啦..事後我覺得我回答的不完整也不太正確


可是他最後跟我嗆聲我真的極度不悅


他最後撂一句話說
:「這我上課有講過阿....好像不是這樣喔....要再好好思考一下」


當時在我氣憤情緒下解讀出這句話的退萬部言

蟹老闆的心裡應該是想要這樣陳述的

你上課不認真喔!





ㄟ..是看在美麗的名模老師面子上hold住情緒


不然我想我應該會當場翻桌吧!




anyway有受到美女老師的肯定


我就很開心了..雖然感覺蟹老闆那傢伙不會給我太高成績


反正我也不屑!哈~~





在這裡也有幾個字送給各位尚未受到荼毒的同志們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我上網查一下...實務見解也認為不是僱傭契約阿...蟹老闆很愛跟人家不一樣ㄟ

裁判字號:

裁判案由:

履行契約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2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職棒選手契約係以職棒選手之專業特殊技能為契約之要素,
職棒選手之體能恆隨年齡之增加而衰減,致無法永遠負荷職
棒選手之工作,職棒選手契約自有其特殊性而有別於一般僱
傭契約
。且依兩造所簽訂之契約書第一條約定,兩造簽訂契
約書後,上訴人負有聘用球隊之領隊及教練、培訓被上訴人
、安排被上訴人參加棒球比賽及參與活動、提供制服、交通
及膳宿費用等之權利及義務;為此,上訴人勢必投注龐大之
財力、人力、物力。於此情形,若認兩造所簽訂之契約書係
未定期限之僱傭契約,被上訴人可隨時片面任意終止,而免
其契約之義務,則上訴人將損失不貲,蒙受不利,似與兩造
簽訂契約之本意不符,尤與公平之法則有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ise 的頭像
Elise

Elise's Blog Life

El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